| 登入 | 註冊 |

| ENG | |

既生瑜,何生亮

三國演義有諸葛亮三氣周瑜的故事,說周瑜臨終時仰天長嘆曰:「既生瑜,何生亮!」。這故事雖純屬虛構,並非正史,但卻留傳千古,時至今曰已轉化為生不逢時或強中自有強中手的感嘆。讀者們或許會說,葡萄酒與周瑜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為何筆者竟會把虛構的周瑜長嘆作為本篇的標題呢?

最近筆者有幸,能在一個晚上喝到四瓶被Robert Parker 評為滿分的名釀,包括1982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1989 Chateau Haut Brion,1989 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和1990 Jaboulet Hermitage La Chapelle。這四瓶酒,都是一時瑜亮,對很多人來說(包括筆者在內),能夠同時喝到是人生中值得珍惜的機會,也是難忘的經驗。但有趣是問題跟著接踵而來--碰到這樣的機會,該抱怎樣的態度去喝呢?四個冠軍同場,是否心裏很「自然地」便湧起一較高下的心態,注重究竟誰者成王,誰是敗寇,抑或應用另外一副心態去面對呢?

暫且把成敗放在一邊,先簡單說一說當晚各飲者的心情。雖然各酒都來自名莊,但近年來因波爾多酒受國內同胞追捧,酒價狂升,其中特別是Lafite,因在國內爆紅,以市價來說,價錢貴到筆者不願自費買來喝的地步。前此,筆者曾喝過1982的Lafite一次, 所以當晚面對Lafite,著眼點主要是是否物有所值。此外由於假的Lafite充斥市面,所以不期然心中有一定的擔心,會否碰到假酒。另外還有一顧慮,就是各瓶酒最年輕的也已二十多歲,期間有否因貯存或運輸等問題令酒變壞呢?又各酒是否需要過瓶透氣,如要的話,又究竟要多久?這一連串的問題,都是迫切需要解答,但卻没有現成答案的,所以當天各人可說是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去面對這四枝名釀。

經過商議後,結果决定四枝一齊在晚飯前約一個鐘頭左右過瓶透氣,其中三枝波爾多酒先打頭陣一起上檯,由La Chapelle押陣,主要是讓La Chapelle能有多點時間透氣呼吸。把酒仔細一嗅,再微微一呷,對於是否假酒的疑慮馬上一掃而空。每枝酒都風華正茂,為我們帶來振人心弦的香氣,一浪一浪的湧上來,吸引你追下去,被淹沒在無窮無盡的香氣大海中。為了追尋令人眩惑的香氣,你不自覺地沉醉了,迷失了。

這幾枝不單是只由嗅覺、味覺去享受的酒,也是需要你用心靈去感受、回應的酒;每呷一口,它們展示一個新的面貌,帶你到一個新的層次,令你進入新的堂奥,享受新的體驗。每一嗅,每一呷,都扣動你心靈中不同的弦線,令你心中響起不同的音韻,或高或低,抑揚頓挫,把你帶入無窮的空間,墮入冥想中。你享受的不是個别的果味,香味,酸味或甘味,而是編織在一起,一環扣一環,混成一體的味覺樂章。

它們像不同的絕色美女,各有各的風釆,很難說那個更漂亮,那個更迷人,它們挑起你的慾望,要全部擁有它們。82的Lafite,像一雍容華貴的中年美女,一舉手,一投足都恰如其份,熨貼入微。89的La Mission,像一儀態萬千的少婦,優雅略遜Lafite,但卻多了一份嬌俏,嘴角眉梢,另有一份韻味。89的Haut Brion,類似一個衣著入時的大美人,形格體態與La Mission可算是雙生姐妹,只是美貌的背後令人感到一絲冷傲。La Chapelle卻像是一容光煥發、風情萬種的少婦,與前三者相比,小了一分含蓄,但卻多了一分艷麗和激情。四者有着不同的魅力,一時瑜亮實無必要去定高下,兼容並蓄,正是齊人也要甘拜下風。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23 Apr 2014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