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萬綠叢中一點紅
2008年,政府廢除葡萄酒稅,令香港的葡萄酒業脱胎換骨, 原來像一潭死水的市場,忽然間變成戰國,羣雄並起,競爭更愈來愈白熱化。在這情況下,筆者興起了探索成功酒商的背景及入行的緣由,怎知竟因此引出一連串的故事,且聽筆者慢慢道來。
Egon Muller Cuvees
十多年前,筆者在倫敦居住,一次在德國大使館舉行的試酒會中,初次嘗試到德國名莊Egon Muller全系列的各款佳釀,驚為天人。其後在另一試酒會中碰到一懂多國語言、學識淵博的酒商,傾談起來才知他便是 Egon Muller 的英國代理商,並從他處得悉Egon 的酒在香港由一家名叫 OneRedDot 的酒商代理,當時筆者的反應是竟有這麼特別的名字,真是别出蹊徑了!
回港後,因工作關係,開始接觸到OneRedDot,並對他們代理的酒有了認識,發覺他們代理的,全都是規模並不大,產量有限但擁有頂級品質的酒莊,包括上文所提及的 Egon Muller,Burgundy 的Leroy,香檳區的 Henri Giraud, Savart, 意大利區的Sandrone, Colleoni, 和美國加州的Jonata等等。在香港競爭劇烈的葡萄酒市場,能網羅得那麽多獨當一面的名莊,可見酒商眼光獨到,亦因此推想它名字的背後,可能大有「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含意,令筆者興起探究一下背後的酒商是何方神聖的念頭。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61 with a Red Dot on the Label
去年年底,適值OneRedDot成立15週年,筆者獲邀參與他們的慶祝晚宴,在公司總裁致辭時,得悉公司的創立原來起源於一個偶然的契機。話說在1990年代中,有位在美國唸大學的年青小夥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喝過一瓶 Chateau Lafite 的酒,發覺竟然是那麼好喝的,便迷上了葡萄酒。之後不久,在一家小酒舖碰到有6瓶 Chateau Mouton 酒出售,酒舖中人極力推介。那年青人回家查過資料後發覺1961年是被公認的世紀年份,所以馬上駕車跑回酒舖議價,最終和朋友一起以現今看來極度相宜的價錢,購入該6枝酒,因該款酒的酒標中有一紅點,令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Vernes Wong, CEO of ORD Fine Wines Group
其後該年青小夥子畢業回港,進入了一家投資銀行工作,建立起非常好的人脈關係。至2002年,由於自覺不太適合投資銀行的工作,該年青人決定按自己的興趣,與上述合購Chateau Mouton的好友,成立了一家代理葡萄酒的公司。在設計公司的名稱時,想起1961年那瓶Chateau Mouton酒標上的紅點,便以OneRedDot為名,而該年青小伙子Vernes Wong,順理成章成為公司總裁。
起初公司以買賣澳洲酒為主,對象主要是年青專業人仕的私人客户群。至2004年,機缘巧合,Vernes 到英國參加一名為Botrytis Forum的甜酒大師班,在會上認識了主講者之一的Egon Muller,雙方談得非常投契,並欣悉Egon正在尋找香港的新代理,雙方一說即合,奠定了ORD與Egon Muller 合作的基礎。自創立以來,Vernes按照自己的口味,發掘了不少其他品質極高,有獨持風格的酒莊,並把它們的酒引入香港,靠的是一股對葡萄酒的熱誠,和洞燭先機的能力,可能也帶點幸運的成份吧,因當時酒税尚未取消,競爭不如現今激烈。但事實上很多他們代理的酒莊,都是靠毛遂自薦,直接親自跑到酒莊游說得回來,如非有一股熱誠和自信,並一早對酒莊的背景做出詳盡的研究和分析,看來酒莊也不會把香港的市場貿貿然託付給一家剛創業不久的代理商。
Winners of Race Celebrate with a bottle of Henri Giraud Champagne
在市場推廣方面,ORD也有她的一手,有一個例子正好顯示出來。話說在2003年,ORD贊助愛彼錶在馬場舉行的一個活動中的酒水,當天Vernes碰到當時香港賽馬會餐飲部的總監,該總監非常欣赏ORD贊助的Henri Giraud香檳。Vernes福至心靈,向他提出為何馬會不在每場賽事後贈送一瓶香檳給獲勝馬主以茲助興,並把握機會約該總監再次見面提出正式的建議。結果ORD的建議獲得接納,而Henri Giraud也成為馬會馬主在名下馬匹在賽事勝利後用來慶祝的香檳,令ORD在全港最大的私人會所建立了橋頭堡,奠定了ORD在業界的地位,Vernes的敏銳市場觸覺,可見一斑。
Jonata, within the Same Stable as Screaming Eagle
其實在馬會的成功,只是ORD能洞燭先機的例子之一。最近ORD成為美國名莊Screaming Eagle在國內的代理商是另外一個好例子。Screaming Eagle在香港已有代理,所以ORD便先代理Screaming Eagle旗下另一名氣稍遜但品質卻是超群的酒莊Jonata的酒,並做出成績,令ORD現在可成為Screaming Eagle在國內的代理。要知道Screaming Eagle在世界酒壇的江湖地位,猶如Burgundy的DRC,真的不能不佩服ORD管理層的前瞻能力,相信Screaming Eagle的加入,對他們發展擁有龐大潛力的國內市場,不無裨益。
Screaming Eagle, the Ultimate Napa Cult Wine
ORD現已改名為一點紅集團,並銳意發展國內的市場,先從零售開始,現更進軍上海的飲食業;自2006年開始,ORD先在廣東中山市建立首間零售店,累積了經驗後三年前在北京建立另一零售據點。策略是把零售店設在人流旺盛的商場,高舉質優、來源可靠的旗號,並以免費試飲作招倈。在經過年多的經營後,現已建立了一很好的顧客群基礎,看來他們在國內發展的着眼點,跟香港一樣,也是以私人客户為主。當然 ORD 的發展,並非全部一帆風順,其中也有遇到挫折。2008年香港解除酒禁,令進入酒業市場的障礙一掃而空,任何人也可以從外地輸入葡萄酒,包括ORD代理的品牌,令市場充斥着水貨,再加上互聯網的影響,葡萄酒的價格高度透明,令需要承擔品牌推廣活動的代理商們倍感吃力,ORD當然也毫不例外。事實上筆者也曾與數家代理的高層探討過水貨的問題,他們一致認為水貨問題為他們帶來困擾,但卻是束手無策,就算是通過向酒莊施壓,可做的也有限。以筆者愚見,開放市場引入競爭雖是好事,但割喉式的競爭在長遠來說只會打亂市場秩序,令葡萄酒的保存和來源的可較性受到衝擊,最終令消費者受損,所以購買葡萄酒,特別是高價者,還是以光顧代理商為宜,以確保儲存得宜和來源可靠為上。
ORD Fine Wines Group Beijing Shop
從整個訪問過程中可以清楚看見,Vernes不單是酒商,更是一個葡萄酒的忠實愛好者,所以筆者忍不往向他問一個假設性,但也是每一葡萄酒收藏家最不希望遇到的問題,就是如他的私人酒窖水浸,他會先救那一瓶酒?在猶豫再三後Vernes反問可否起碼救三瓶呢?對Vernes來說,這是一個難以取捨的問題,因可考慮的對像超過三瓶以上,包括Egon Muller 稀有的TBA 和三瓶不同出處的1978 Montrachet。最後Vernes 決定會先搶救三瓶Montrachet,即 DRC, Leroy 和 Ramonet,因Vernes 希望有一天能同場飲用這三瓶稀有的酒作一比較。對此,如筆者同時擁有這三瓶酒,倒會分日飲用,因每瓶都是稀有和獨當一面的酒,值得不受其他因素影響個別地細細品嚐,當然這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了。
The three Montrachets that Vernes would save from his Cellar
說起 DRC 的 Montrachet, 勾起了 Vernes一段惡夢。話說在多年前 Vernes 應採訪要求,把數瓶公司的「鎮山之寶」拿到一家酒店給記者拍照,會後酒店的侍應幫忙把那數瓶酒送到座駕行李箱,然後由Vernes合伙人送他返家。抵達家們後,電動車門一打開,竟然有兩瓶酒從行李箱掉到地上打個稀爛,其中一瓶是1978的DRC Montrachet 而另一瓶是1996年的Leroy Richebourg,真的令Vernes欲哭無淚。更甚者,受香氣吸引,道旁竟跑出為數上百的曱甴,把那兩瓶打碎的酒團團圍著,當時的景像,Vernes回想起來仍有餘悸。作為一個葡萄酒的愛好者,筆者如何能夠不替Vernes握腕再三哩!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MBA, Dip WSET
7 Jun 2018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