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尊重風土 順應天時 法國名家阿根廷創新猷
曾涉獵過葡萄酒的人,相信至少會聽過 Terroir (風土) 這一辭,但 Terroir 的定義,卻人言人殊。多年前,法國的葡萄酒業者,曾意圖把Terroir一辭「私有化」,把Terroir說成是只有法國的葡萄園才擁有的特質,但時移世易,時至今日,相信仍擁有這觀念的人已不多,今次跟各位說一個法國以外的Terroir故事。
Malbec grapes
Malbec ,原先是波爾多地區很普遍的葡萄,但在十九世紀根瘤蚜蟲一「疫」之後,再經過1956年的嚴重霜凍,現已從大部份的波爾多葡萄園絕跡。正是失之東隅,收之桑隅,Malbec在偶然的機會下被移植至阿根廷並被發覺與當地的風土非常匠配,從此在該地普及起來,近年來阿根廷更儼然成為全球該種葡萄的代表。風氣所及,一些法國名莊也開始把注意力放在阿根廷,在那裏找尋適合的葡萄園,創立酒莊,其中之一就是本文的主角Cheval des Andes。

Cheval des Andes 的背景亳不簡單,她是全球著名奢侈品集團LVMH旗下,精挑细選的葡萄酒莊的一員 ; 更具體地說,她是波爾多名莊Chateau Cheval Blanc和智利名莊Terrazas de los Andes各佔一半股份的合營公司,由於LVMH的主席Bernard Arnault,也是Cheval Blanc酒莊的主要股東,所以 Cheval des Andes的釀酒工作,是在Cheval Blanc酒莊的總裁Pierre Lurton親自督導下進行, 這酒莊可以說是「含著金匙出世」。
Pierre Lurton (left) and Lorenzo Pasquini (right), winemaker
Pierre Lurton的來頭也自不小,他出身波爾多的顯赫釀酒世家Lurton家族,目前他除了主政波爾多兩大名莊Chateau Cheval Blanc 和Chateau d'Yquem之外,還擁有一家自已的私人酒莊,因此他是一個既有豐富國際視野,也是在營運酒莊上親力親為的酒界專才。此外,更令人留下特別深印象的是Pierre是一謙遜君子,早前訪問時與他的一席話令筆者如沐春風,對Cheval des Andes成立的淵源和酒莊釀酒的取態,得到第一手的資料。
Beautiful Landscape
話說在上世纪九十年紀代末,Bernard Arnault交付 了 Pierre一個任務,就是到世界各地物色有獨特風土的地方,創立酒莊。在接到這個任務後,Pierre周遊列國,包括中國的香格里拉地方,在當地找到很有潛力的土地,即現今「傲雲酒莊」的園址。但最终令Pierre投身其中的卻是阿根廷Mendoza地區的Las Compuertas葡萄園。究竟是甚麽吸引Pierre到阿根廷呢?原來是當地的風土和人情 ---- Pierre 回想起他抵達Las Compuertas園地時,深為當地的景觀迷倒,在與工作人員交談後,更被他們對園地的豐富認識,他們的熱誠和謙虚的態度所吸引,令他滿有信心。雖說有這麽不一樣的天時、地利、人和,但阿根廷不竟是一全新的環境,經驗老到者如Pierre,也需不斷的學習和摸索了十多年,才掌握到釀造出他心目中的極品的竅門。
Pond for irrigation
現在回想起來,Pierre 直認當初的想法是愚蠢的,因起初一心是在阿根廷釀造出一款波爾多風格的酒,這指導思想忽視了順應天時而行的重要性,結果雖然開始時釀成的酒口碑不錯,但始終未臻化境。事實上阿根廷地方乾旱,跟波爾不一樣,灌溉不單只被容許,且是必须。亦因此,如何去應對乾旱對葡萄藤做成的壓力,對Pierre 來說,是一全新的課題,也是必須掌握的竅門。

Pierre 很坦白地說,管理Chateaux Cheval Blanc 和d'Yquem, 他像是處於雲端,而督導Cheval des Andes 的經歷,讓他重回平地面對現實,重新認識到順應天時的重要性,對他不無好處。阿根廷的經驗與他在波爾多的經驗相輔相成,令他能更好地掌握如何去克服不同的困難,特別是乾旱帶來的困難 ; 在現今全球暖化的大環境下,令他對如何去應付類似波爾多在2003 年所遇到的炎熱天氣時,不無裨益。
Human involvement is very important in Argentina
以筆者愚見,其實所謂Terroir (風土),無非是人類如何去順應大地的賦予,如何去適應氣候,如何就土壤、葡萄品種、葡萄的栽種和釀酒方法各方面作出選擇,從而累積下來的經驗,所以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地區,都有其獨特的風土,而非個别國家或地區可以壟斷,Cheval des Andes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不久前另一在法國和阿根廷都擁有酒莊的女士向筆者提及,她的酒莊,並沒有採用光學篩選葡萄的機器,原因是她認為,這樣挑選出來的葡萄釀成的酒會太過均一,流於沉悶。就這話題,筆者徵詢Pierre的意見。Pierre的回覆,出人意表。他舉了一例說,一個擁有完美臉孔的女人 (如真實存在的話), 可能不及一有微疪的美女 ; 微疵令美女更吸引,令人更多遐想。按筆者的理解,這譬喻就正如說一幅書畫,在適當的地方留白,會更引人入勝,真的令人鼓掌稱絕!
Cheval des Andes 2016, 2015 and 2014 vintages
經過十多年來的努力, Cheval des Andes的酒是否已達到Pierre心目中所想呢?是否可與Cheval Blanc 分庭抗禮甚或有天超越她呢?對於第一個提問,Pierre 的答案是肯定的,經過十多年的反思、學習和改良,Cheval des Andes 的水準,現已達到他心目中所想所求。以Cheval Blanc酒莊掌舵人的身份說出這話,讀者諸君如還未試過Cheval des Andes的酒,真應馬上去買一瓶試試了,一定不會失望。至於第二個提問,Cheval Blanc 和 Cheval des Andes 反映的是不同的風土,他們有各自獨特的個性,所以不宜,也無必要直接比較,但歸根到底,兩者都是以臻於至善為依歸。

阿根廷的Malbec老藤,因没有受到根瘤蚜蟲的蹂躪,所以很可能是全球最老的未經接種的原枝Malbec葡萄藤,Pierre對於是否有天阿根廷的老藤會有可能回流波爾多的葡萄園的提問,認為是完全可行。或許在未來,我們有機會再次嘗到一款混有Malbec的 Cheval Blanc也說不定,筆者翹首以待!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MBA, Dip WSET
24 Sep 2018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2月28日

Copyright © 2013-2020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