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法國失落的葡萄 智利開花結果
伊波拉病毒,令全球為之震驚,時至今日,對人類的影響有多深遠,還是未知之數。
本欄談的是葡萄酒,本來與伊波拉病毒風馬牛不相及,但在十九世紀中葉開始,當時已佔全球葡萄酒業前列的法國,接連受到數波霉菌和蚜蟲的災難性侵襲,這些衝擊對法國葡萄酒業帶來的恐慌,對比現今伊波拉病毒影響之於人類,可說不遑多讓,而且其後的影響非常深遠,有些更是始料不及,且聽筆者仔細道來。
話說十九世紀初葉,一群富裕的智利企業家,看好智利栽種葡萄的前景,跑到法國取經,並把各種優質的葡萄品種運回智利種植,令智利葡萄酒業的現代化開始萌芽。當時Bordeaux地區的酒已享負盛名,可由六種葡萄混釀而成,包括Cabernet Sauvignon、Merlot、Cabernet Franc、Carmenère、Malbec和Petit Verdot,其中Carmenère更廣被種植。據悉當年混以Carmenère釀成的酒,其味道比混以Cabernet Sauvignon或Cabernet Franc的還要好,因此順理成章,運去智利的葡萄品種也包括Carmenère在內。
Carmenère產量難保證
但Carmenère有一個致命傷,就是容易碰上Coulure的問題,即葡萄雖然開花但結不了果子,或結果後幼果很快便掉下來,令葡萄的產量難有保證,而且其成熟期比其他品種晚,容易受氣候變幻而影響收成。至十九世紀末葉,法國經過上述的數場災害,特別是蚜蟲一役,雖然最終找到以接枝在砧木(Rootstock)上的方法去應付,但經濟狀况已大損的法國葡萄農,哪還敢種植像Carmenère般難以種植的品種,令Carmenère在法國很快便銷聲匿迹。相反在智利,因地理環境和土質的關係,蚜蟲災害從未發生,令在智利栽種的Carmenère反而是血統純淨的品種,只是智利人把它誤認為是Merlot。
1994年,有一個法國的葡萄種類鑑定家到智利考察,當地的一家酒莊向他展示了一種名叫Merlot Chileno的葡萄品種,經鑑定後專家認為並非Merlot,把樣本帶回法國檢定後,證實那是在法國已基本消失的Carmenère。這個消息對智利葡萄酒業無疑晴天霹靂,因當時Merlot在世界市場上當時得令,可沒有消費者願意去購買已屬不見經傳的Carmenère;可幸倒有一些有識之士認識到它的潛力,把心血放在研究以Carmenère釀酒,包括本文的主角Casa Lapostolle。
1860年代Bordeaux縮影
Casa Lapostolle的成立其實也是一傳奇中的傳奇。Casa Lapostolle的創辦人是以蒸餾Grand Marnier,一種帶有橙香的力嬌酒而致富的Marnier Lapostolle家族。該家族的先祖Alexandre Marnier在十九世紀原是法國Loire地區的酒商,因緣際會與蒸餾世家Lapostolle家族通婚,其後更創造了Grand Marnier力嬌酒致富。之後,在1919年購入Sancerre地區的Chateau de Sancerre,是在Sancerre地區唯一擁有真正的城堡和能以Chateau命名的酒莊。
1990年代初,家族成員Alexandra提議,既然家族已擁有很好的白葡萄酒酒莊,理應也擁有相稱的紅酒酒莊,之後便開始在Bordeaux找尋適當的收購對象。在過程中Alexandra認識到智利擁有很多在蚜蟲為患前的「原裝」Bordeaux葡萄品種,亦即智利是Bordeaux 1860年代的縮影,所以親身到智利一行,結果決定在當地投資,並在1994年成立Casa Lapostolle。由於不惜工本和以品質為先,再加上Grand Marnier的網絡關係,很快便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市場以他們的Cuvée Alexandre Merlot揚名立萬。
山谷挖洞建廠 產冠軍酒
1998年,酒莊推出他們首年份(1997)的頂級品牌Clos Apalta,是一隻以Carmenère為主,與Cabernet Sauvignon混合一起的佳釀。當時筆者正在加拿大居住,經酒商介紹,曾購入一箱品嘗,惜早已喝完,否則現在拿出來與新年份比較,相信會是一大樂事。至2001年,Marnier Lapostolle家族決定再投下巨資,在離首都Santiago不遠處的一馬蹄形的Apalta山谷的山坡旁開山劈石,挖建洞窟,建立最先進的Apalta釀酒廠,並在釀酒過程中充分利用地心吸力作用,省卻人工抽送運輸的工序。時至今日,在Apalta山谷的葡萄園,更全面奉行生物動力耕作(Bio-Dynamic Farming),令葡萄樹長得更健康,並且嚴格控制葡葡的產量,令出產的葡萄更完美。在這些努力下,Clos Apalta品牌往往獲得酒評家的青睞,給予極高評分,包括2005年被Wine Spectator評為年度一百名酒的首名。(Casa Lapostolle酒在Oliver's The Delicatessen有售,查詢:2869 5119)
Malbec 寄居南美 發揚光大
在上文談到Bordeaux酒理論上可以6種葡萄混合調配而成,但除了Carmenère外,另一葡萄Malbec現也基本上無關痛癢。巧合地,Malbec亦在南美的寄居地發揚光大,勢頭比起法國的Malbec重鎮Cahors還要來得強勁,實是異數。今期介紹幾款阿根廷的Malbec供讀者參考。

Giovanni Pannunzio Vineyard Selection Malbec 2011
香草甜香 和諧圓潤
這酒是在今年的Malbec World Day首次遇到,由於當天選擇極多,而酒莊又不見經傳,經過攤位時原本打算一閃而過,但碰巧管理攤位的竟是一相識之人的女友,那相識拳拳盛意邀請我嘗試她女友的酒,不好推卻,怎知竟帶來驚喜,且價錢又非常相宜。如從未試過Malbec,這酒一定會令你變為Malbec信徒。此酒有豐富的李子、鮮無花果等果香,再配以濃烈的香草甜香,口感和諧圓潤,丹寧柔滑如絲,有不錯的餘韻。($116,Montrose Fine Wine 2555 8877)

Mendel Malbec 2012
果味撲鼻 酒身豐厚

這酒已是舊相識,在2007年筆者且曾到位於Mendoza附近的酒莊一遊。今次在酒展相逢,品質仍維持極高水平,充沛的藍莓和黑櫻桃的果味撲鼻而來,酒身豐厚,果味濃,清冽的酸度,強勁但柔滑的丹寧,給人帶來濃而不膩的口感,有中度的餘韻。現在喝已很可口,但還可陳數年釀酒繼續成長($238,Ponti Wine Cellars 2739 7678)

Achaval-Ferrer Malbec 2012
試過便知龍與鳳
Achaval-Ferrer是出產頂級Malbec的名莊,他們的各款酒,不論是純Malbec或以Malbec為主的Bordeaux Blend都是一喝難忘。這一款非常誘人的純Malbec,以產量稀少的老藤葡萄釀成,有濃烈的黑加侖子、櫻桃、薄荷和藥草的香味,整體酸度、果味和丹寧都配合得非常和諧,的確是一支令人陶醉的酒,正是試過便知龍與鳳。($171,Corney & Barrow 3694 3332)

原文刊於明報OL網《今日副刊》,2015年6月17日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17 Jun 2015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