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Burgundy黃金地段 荒蕪50年莊園 重振雄風
葡萄酒欣賞,涵蓋視覺、嗅覺、味覺及觸覺四方面的享受,但如在喝時知曉葡萄酒背後的歷史、人物和事迹,卻會把趣味提升至另一層次。
中國古代行科舉,一朝金榜題名,可謂完全改變一個士人的一生;同樣,在法國Burgundy地區的AC(Appellation Controlée)制度下,如能獲選為特級葡萄園(Grand Cru),媲美科舉得中。Burgundy自1930年代制定了AC制度後,只有兩幅葡萄園能從Premier Cru升格為Grand Cru,今期與讀者回顧其中Clos des Lambrays的故事。
Clos des Lambrays,位於Burgundy黄金山麓(Cote d'Or)的Morey-Saint-Denis村莊,從法文Clos一語可知,是由矮石牆所圍繞的葡萄園。牆上有塊石碑,刻有1365的數字,據悉就是葡萄園創立的年份,可見葡萄園歷史悠久;葡萄園的聲譽,在1855年已被當時極具影響力的Dr. Jules Lavalle評定為「Première Cuvée」,屬於一級佳釀。葡萄園原為教會擁有,但在法國大革命後收歸國有,分割為小塊出售,高峰時竟有高達74個持有人。可幸其後有一名叫Louis Joly的人,耐心地把大部分小塊重新收購回來。至1868年,葡萄園終於回復一體。1930年代,在Burgundy確立AC制度時,當時的園主Renée Cosson為了節省稅項 ,並不熱中把莊園列入Grand Cru冊內,因此葡萄園只獲評為Première Cru。更甚者,莊主疏於管理,令葡萄園的狀况一落千丈。
鑽研種植方法 顯露Grand Cru真貌
1979年,Renée Cosson去世後不久莊園易手,按1980年被聘為釀酒師的Thierry Brouin憶述,在Cosson「治」下,葡萄園近半的葡萄株因病害或受損壞死,他接手時莊園殘破荒蕪不堪。Thierry埋首整頓,在葡萄株的種植方面下了大量工夫;同時,新莊主亦在酒莊的人力、物力各方面投放資源,令酒莊得到顯著改善。
在革新的同時,酒莊亦着手為園地申請升格至Grand Cru;由於葡萄園所在的左右兩邊都是Grand Cru,而土質也是一脈相承並沒有間斷,所以在短短的時間內,園地在1981年被確認為Grand Cru。由於Burgundy的AC制度是認地不認酒,這樣便產生了一怪現象—— 以前所釀下仍儲存在庫的酒,不理酒釀成時酒莊的情况,一下子全變為Grand Cru酒,聲價上升,亦暴露制度的漏洞。
山勢形成微氣候 早採求清新
訪問期間,Thierry給筆者的印象是談吐溫文、不誇張的謙遜君子,原來他之成為釀酒師,背後也有一故事。話說1968年,Thierry原打算到巴黎習醫,但有一天,當時在一推動與非洲貿易的工業集團工作的父親對他說,他們公司需要人才把濃縮的葡萄汁轉變為酒,挑起Thierry的興趣,跑到Burgundy去學釀酒,怎知一試上癮,更取得釀酒和葡萄種植的專業資格。至1980年,當時在INAO(法國負責管理AC制度的機構)作顧問的Thierry得悉Clos des Lambrays有空缺,應徵成功後便一直工作至今 。
Thierry形容他釀製的酒的性格,是清新優雅,幼細複雜,總括來說是易飲,可謂一語中的。葡萄園雖然是由矮石牆圍起的一塊完整土地,但實則上葡萄園隨山勢起伏,做成多個不同的微形氣候,而土質的類別粗略可分為三大塊,葡萄的成熟期亦有異,Thierry需按葡萄的成熟度分開多次收割和釀製,到成酒後才勾兌入瓶。總的來說,為了追求酒的清新度,Thierry傾向較早採摘葡萄,因此Clos des Lambrays往往是村莊中最早收割葡萄的一家酒莊;這一方面固然與葡萄園的風土令葡萄較早成熟有關,但與Thierry的釀酒風格亦不無關係。
納LVMH旗下 舵手堅持品牌核心
2014年,酒莊由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集團購入,據悉新主人無意在可見的將來對酒莊進行任何重大的改變,在這重量級的持有人的支持下,酒莊繼續其上升軌道應可預期;新主人與年近退休的Thierry簽訂的三年合同,正好證明這一點。近年有很多面積細小的名莊酒價如火箭般上升,主要是物以罕為貴,筆者忍不住問Thierry,有否打算把Clos des Lambrays最好的地段獨立出來,另成一品牌,這樣一方面可再進一步提升新品牌的品質,又同時增加其稀有性,那麼不是一石二鳥嗎?Thierry答覆是肯定不會,Clos des Lambrays的特有性格來自把不同的單元(cuvée)勾兌而成,如把核心部分抽出來,Clos des Lambrays再不是Clos des Lambrays 了,看來Clos des Lambrays的擁躉大可放心。
My Choice:果香豐盈 另類白酒
吃慣珍饈百味,間中也想清茶淡飯,喝慣Chardonnay或Sauvignon Blanc,相信轉一轉別的葡萄酒也另有一番樂趣。今期介紹3款不同的另類白葡萄酒。
一級Riesling 酸甜絕配 Markus Molitor Urziger Würzgarten Riesling Spatlese Sweet 2013
德國的Riesling白酒,是所有識酒的人公認的一級好酒,只是不知什麼原因,普及度遠遠落後於上述的Chardonnay或Sauvignon Blanc。這是一中等甜度的酒,但因有很好的酸度去中和甜度,成就止渴生津之妙。充滿成熟白桃、杏子和蜜糖的香氣,已是先聲奪人,柔和輕盈的口感,配以特別的礦物和輕度的辛辣味,更加引人入勝。餘韻悠長,令人沉迷而不自知。(My Cellar French Wine Limited有售,查詢:2428 9955,Email: info@mycellarhk.com,$280)

絲絨口感 層次複雜 Ken Forrester Vineyards The FMC 2012
這是一款用100%Chenin Blanc釀成的白葡萄酒。Chenin Blanc以產於法國的最有名,但這款Chenin Blanc,不止在南非,在世界上也屬前列。這酒濃烈的烘多士、煙熏和香草的味道撲面而來,馬上把注意力吸引過來。喝在口中首先是絲絨一般的口感,令人生津的奶油、白桃、菠蘿和蜜糖味接踵而來。酒體豐厚圓潤,是一支非常複雜的酒,筆者認識這酒快10年,對這酒從未失望過,和友人喝這酒時禁不住讚歎連聲。(Kerry Wines Limited有售,查詢:2169 7700,Email: info@kerrywines.com,原價$508,本文刊登兩星期內讀者特價$385)

表面柔膩 實際豐厚 Susana Balbo Crios Torrontés 2015
Torrontés,阿根廷的代表性白葡萄,非常芳香的葡萄品種;淡黃的酒色和清新的花香、梨子和熟桃的香味給人柔弱細膩的假像,實則卻是酒體豐厚的白葡萄酒。酒精度雖高達14度以上,但因果味充足,酸度充盈且沒有一般Torrentés 收結時的苦澀味,整體有姿勢有實際,冰鎮後一個人很快便盡了一瓶也不自覺,是絕對物超所值的酒。(2015年缺貨,etc Wine Shops有售2011年,查詢:3752 2009,Email: ebetc@etcwineshops.com,$115)
原文刊於明報OL網《今日副刊》,2016年5月15日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15 May 2016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