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偏離主流 借風土潮出頭 性格香檳時來運到
香港近來潮流興說「贏在起跑線」,甚至「贏在射精前」,看似是一非常新穎的概念,但其實在外國釀酒業,早已成為事實——有些酒莊,因所處的位置和歷史原因,可算是「贏在釀酒前」,反之者則從一開始便已吃虧。
我們現今熟悉的香檳產區,其範圍的正式劃分,始於二十世紀初,原先的動議是把Aube,一個在香檳產區主體東南方約110公里的產酒區摒除在外,結果引起1911年的大動亂,其後經過數年的協調,Aube地區於1927年終於被正式承認為香檳產區的一部分。雖是這樣,處於Aube地區的酒莊,仍不免有淪為「二奶仔」之嘆。
可幸天無絕人之路,正如近年DSE,也有學生雖非出身名門高校,卻成為狀元的例子;同樣地,在釀製香檳酒方面,潮流口味因時代的更替產生變化,近年來酒莊的風土開始被重視,被看重的程度等同或甚至超越勾兌工藝,令「二奶仔」也有出頭的一日。今期向各位介紹Maison Drappier, 一家出身於Aube(或更正確一點Cote des Bar)產區,但卻能以本身的風土和特有的個性吸引顧客的香檳莊。
風土特性曾被壓抑
Drappier,創於1808年,位於Cote des Bar地區名叫Urville的村莊,羅馬人在2000年前已在這地區種植葡萄。在上世紀,這地區的酒莊主要是以種植葡萄,賣給大型香檳酒莊為主,但近年Drappier酒莊轉型,以發售自家的品牌為主。Cote des Bar雖是香檳產區的一部分,但以地理位置而言,實則它靠近 Burgundy的Chablis產區多過靠近其他的主流香檳產區。這區的土質基本上與Chablis 的特級莊園所擁有的土質一樣,也是屬於混合石灰石與黏土的Kimmeridgian土壤,再加上它位處較南的地方,這裏釀製出來的香檳,天生較在北面的香檳主體產區的來得更豐厚和更有性格。
酒莊的現主人Michel Drappier屬於這區新一代的釀酒師,他在Burgundy的Beaune地區的釀酒學校學藝而非在香檳區北部Reims的學校,所以釀出來的酒,風格近Burgundy 多過近 Champagne。據Michel說,在他的父祖輩的時代,他們主要的考慮是如何可以壓抑該區的風土特性,令他有一段時候曾以屬 Aube 地區的人為恥,但隨着「農家香檳」(Grower Champagne)的興起,顧客們開始學懂欣賞這區的香檳的特色,使 Michel 可滿有信心地通過自己的香檳,旗幟鮮明地顯現這區的天然獨特風格,現今它的支持者已廣佈於全球95個國家。
在Maison Drappier的網站,有以下一段說話:"Rather than sophisticated, sometimes overdone excellence, we prefer authenticity and a natural approach."「筆者看後未能掌握其真義,詢之Michel,他解釋,對他們來說,真實地反映Cote des Bar的風土特性是他們首要的任務,他們並不追求完美,因完美並不存在,Cote des Bar是Pinot Noir葡萄在十二世紀時最先從Burgundy傳入香檳地區的橋頭堡,他們以此為榮,酒莊在Urville的酒窖,正是僧侶們在1152年所建,亦因此激勵他們這一代,繼續忠誠地種植Pinot Noir,以保存這傳統。原本在Kimmeridgian土壤種Pinot Noir是比較另類的,因一般來說,該種土壤較適合種植Chardonnay,但亦正因如此,這地方出產的Pinot Noir有它獨特的風格,結構緊密,口感來得特別豐厚。
除了風土的影響,酒莊在釀酒方面亦有其特色,因Michel父子都對硫化物敏感,且 Michel 認為二氧化硫會蒙蔽酒的香味和質量, 所以在釀酒時他們盡量避免使用二氧化硫,在旗下的各品牌中,有一款在釀製過程中甚至完全不用二氧化硫,其他的香檳, 也只使用小量的二氧化硫而矣。雖然如此, 他們的香檳並不會特別容易氧化,筆者在今年五月香港舉行酒展時曾嘗過他們一款1976年的香檳, 仍然保存得很好,充滿複雜的香味和口感外,竟完全沒有過度氧化的迹象。
法國總統府必備
Drappier的香檳,曾得到法國前總統戴高樂的青睞,屢在國筵中出現,政權或人物雖然更替,但至今Drappier仍是法國總統府中的必備 ,可見Drappier香檳的品質,無可置疑,而酒莊為了紀念戴高樂的支持,也以他的名字為一酒款命名。每一個酒莊,少不免會有一至兩款酒作為招牌, Drappier的旗艦酒是一款名為Grande Sendrée的年分香檳,採用的葡萄,來自單一葡萄園,該園地在1838年曾發生大火, 令園地上留下厚厚一層灰燼。原本該葡萄園的正確寫法應是cendrée,因由法文灰燼(cendre)一詞演變而來,但不知怎的, Michel 的先祖購入園地後在登記時卻把名字串錯了,變成sendrée,之後將錯就錯, 變為現在品牌的名稱。
旗艦酒以外,在芸芸酒款中Drappier還有一款名叫Quattuor的香檳,是以四種白葡萄等份混釀而成,色括現已被大部分香檳莊遺忘了的Arbane,Petit Meslier和Blanc Vrai葡萄,再配以四分一的Chardonnay,是一款非常稀有的酒款,且非每年都能夠出產。這款酒有清新的葡萄、柑橘、白花和蜜味蘋果的香氣,在口中各種味道分陳,再加上礦物味道,要嘗試用非主流的葡萄釀成的香檳,非這款莫屬。
30公升香檳夠壯觀
除上述所說以外,Drappier還有一個獨特地方,就是生產一系列不同容量的瓶裝,從最細小的200ml裝(飛機上的小瓶裝),至龐然巨物的30公升裝(即有40支普通裝的容量),而每款都是用人手去轉瓶(remuage)和除掉酒渣(disgorge),相信為那些龐然巨物進行這兩工序時,將會非常壯觀。據悉為了方便把一瓶30公升的香檳倒出來,酒莊特別請專人設計了一款倒酒器,筆者親身見過最大支的香檳只有15公升大,倒真的希望有機會親身目睹處理30公升裝時那壯觀的場面。Drappier香港代理:Ponti Wine Cellars,查詢:2739 7678
My Choice:喝一口去暑忘憂 炎熱中釋放自己
已過立秋,但仍像盛暑一般,繼續喝些清涼的飲品才能一解暑熱,今期再介紹3款給讀者們消暑。
The King's Ginger
這是一款薑酒,顏色金黄悅目,不需放至鼻尖,清香的薑花味道已撲面而來。天時暑熱,腸胃少不免有濕熱的感覺,稍帶辛辣的薑汁,正好解暑消滯。這酒比較甜,如淨飲可能覺得過膩,建議混合梳打水或甘檸水同喝,則會有相得益彰之妙。如要原汁原味,則以先冰鎮為佳。查詢:www.bbr.com/hk-home,Berry Bros. & Rudd,2511 2811,$328
Sancerre Les Ruettes 2014
Sauvignon Blanc(SB),相信稍對葡萄酒有認識的人都聽過、喝過。Sancerre,SB的原產地之一,相對地卻不大為人認識,實在可惜。這款Sancerre沒有新世界SB那拳拳到肉的強烈草青味,卻是含蓄地把醋栗、檸檬和熱帶果實的味道慢慢展示出來。適口的酸度令口舌生津,正好把人從炎熱中釋放。查詢:global.marksandspencer.com/hk/ Marks & Spencer,2921 8323,$198
Marks & Spencer Prosecco
全球對氣泡酒的需求,方興未艾,特別是來自意大利的Prosecco。筆者一般很少在本地的超市買酒,因通常品質不太高,但 Marks & Spencer (M&S)是例外。這是一款M&S的自家品牌,好處是易飲,有清新的花香、果香,隨意地呷一口,幼細輕清的氣泡在口腔中慢慢地滲出來,足以去暑忘憂。查詢:global.marksandspencer.com/hk/ Marks & Spencer,2921 8323,$138 (9月中有售)
原文刊於明報OL網《今日副刊》,2016年8月31日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31 Aug 2016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