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吃不消
有天坐火車,旁邊是一年輕的女孩子,面目娟好,但怎知沿途她大聲地通過電話與估計是她的「男人」對罵及其後向其他的友人投訴,不但聲震整個車廂,而且每句都夾雜粗言穢語,男性性器官的助語詞舖天蓋地而來,粗鄙的程度,比起我聽過的任何男性說的粗話都有過之而無不及,聽得我毛骨悚然。俗語有云:「爛佬怕潑婦」,經此一事,深切明白潑婦的定義,實在是令人吃不消。
壞的事情會令人吃不消,但「物極必反」,太多的好東西一湧而來,也會有令人吃不消的感覺,最近便有這樣的經歷:日前獲邀作為專家組成員之一,參與一威士忌的蒙瓶試酒,原先雖然知道威士忌酒精度高,但以為大不了試十來二十枝,應可應付裕如。但怎知到達會場,才發覺一共要試五十四款不同的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和混合威士忌,心裏不禁暗暗叫苦,但騎虎難下,惟有勉為其難「頂硬上」。試酒時雖步步為營,每款只呷小小的一口,試味後馬上吐出,但結果一如所料,試到廿來枝,已有醉意,而舌頭、味覺已完全麻木,再分辨不出細膩的香味。可幸威士忌的味道強烈,在深受酒精影響的程況下仍能比較出各款的優劣,但無可諱言,味道較强烈的佔了一些便宜。翌日另一專家組成員致電給我,說他對有否完成整個試酒毫無記憶,更遑論他如何返回家中,可見筆者並非唯一吃不消的成員。
一般試葡萄酒,在「聞香」前往往有搖杯的程序,為的是令葡萄酒的香味可以充份發揮出來。但在威士忌等烈酒的場合,這一程序大可以略去,因如搖杯的話,强烈的酒精一股腦地沖往鼻腔,馬上便會把鼻腔內用來辨別香味的感應細胞麻木掉,令鼻子發生吃不消的情況,有礙香味的辨認。以筆者個人的喜好來說,把酒杯圍在掌中,讓掌心的熱力慢慢地揮發威士忌的香味是最王道的方法,或像抹香水一樣,把一、二滴酒點在手腕心,讓體温把香氣揮發出來,也是另一可行的方法。
在此順帶一提,Cru Magazine在八月27曰將會主辦一威士忌品試大會,據悉到時將有24個品牌,接近60款威士忌供品嚐。由於這試酒會是以不同攤位的形式安排,有興趣的讀者大可按自己的喜好挑選試飲,由自已控制試多少,肯定會減少吃不消的情況發生。
品試會詳情見以下結連: http://www.cru-magazine.com/event/whisky-tasting/
品試會門票$500一張,四張或以上八折優惠,所有入場人士,都會免費獲贈一隻Glencairn Whisky Glass。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購票事宜請直接與Cru Magazine聯絡: rsvp@cru-magazine.com / 2351-0318。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6 Aug 2014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