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入 | 註冊 |

| ENG | |

君子守諾行險着 酒莊偕葡萄農 拍檔創傳奇
世界上酒莊數以十萬計,如用心發掘,傳奇故事實際上並不少,但如同一酒莊擁有兩個傳奇的故事,可算是鳳毛麟角,再加上是一個新世界的酒莊的話,毫無疑問是絕世奇葩。義氣和一諾千金,是中國傳統觀念中的兩個難得的美德,但本文的主角,卻是兩者俱備,他的事迹自然感人。
1947年,一個年方17歲的少年因喪父而輟學,進入澳洲一所擁有悠久歷史的酒莊Yalumba作釀酒學徒。該少年幼時以頑皮見稱,曾在崇拜期間,偷偷爬到教堂的屋頂敲起鐘聲,令眾人啼笑皆非。但經過多年的磨練後,這樣一個頑童雖沒有經過正統的釀酒培訓,卻邊做邊學,變成了一個很有前途的釀酒師,並在酒莊學識了不少做人的道理,特別是永不言敗和一諾千金的重要性。1959年,他跳槽至Saltram酒莊,之後更逐步升至首席釀酒師。
紅酒滯銷 義助葡萄農渡難關
當時Barossa地區出產的酒主要是強化酒(fortified wine),而Saltram是少數釀製餐酒的酒莊,主要是生產廉價紅酒,供應英國市場。作為釀酒師,為了應付龐大的需求,Peter Lehmann的責任之一就是從獨立的葡萄農處購買葡萄,令他與眾多的葡萄農建立起緊密、猶如手足的關係。但後來市場的形勢逆轉,潮流轉趨向果味豐盈的白葡萄酒,令紅酒的需求不前。至1978年,酒莊管理層下令Peter停止購買葡萄,令葡萄農的生計頓成疑問 。經Peter斡旋後,酒莊同意Peter自己籌集資金購買葡萄,然後利用酒莊的設備釀酒,後批給別的酒莊,稍解葡萄農之困。
但上述的安排只維持了一段短時間,至1979年,Saltram酒莊股權易手,新的管理層推翻以前的協議,命令Peter必須馬上停止購入葡萄,令一眾葡萄農又屆存亡之秋。這時, Peter堅持必須信守承諾,在力爭無效下唯有辭職以明心志,而跟隨他多年的下屬也與Peter共同進退。
但當時整個行業的經營環境很差,所以Peter冒的風險極高,可以說是孤注一擲。可幸碰巧不久有一酒莊出售,Peter在友好和家人的支持下,集資購入酒莊,取名Masterson Wines,正好是一小說中著名賭徒的名字,也正好反映他們的處境是一場賭博。兩年後,廉價酒市場繼續下滑,酒莊再不能把酒批出,於是改弦易轍,自行建立品牌,把酒入瓶出售, 並在支持者的堅持下,把酒莊改名為Peter Lehmann Wines。
有先見 發揮西拉潛力
Peter的義氣令一眾葡萄農感激萬分,死心塌地追隨他,隨後的十多年,Peter在葡萄農的支持下,雖屢經風浪,但終於把酒莊的情况穩定下來。Peter也很有先見,認識到Barossa地區的Shiraz葡萄的潛力,在不同的價位也能釀出優質的酒,最終獲外界認同,特別值得注目的是在1987年首度推出、其後舉世知名的 Stonewell Shiraz品牌;該品牌多次取得澳洲酒展中最為人重視的Jimmy Watson Trophy、其他獎盃及金牌無數。而酒莊也屢獲殊榮,在2003年、2006年和2008年獲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 Competition選為澳洲最佳生產商;Peter本人也獲International Wine Challenge的終身成就獎和澳洲政府頒予 Order of Australia勳銜,是業界中的首名。
但酒莊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多年間不斷受到各樣的衝擊,其中最著名的是在2003年 , 勢力龐大的酒業集團Allied Domecq對酒莊發動惡意收購,眼看Peter勢將失去對酒莊的控制權時,峰迴路轉,Peter得到管理意念與自己一致的美國酒業集團Hess作「白武士」,最終逢凶化吉,保住酒莊的控制權,而該酒業集團此後與Peter合作愉快,就算 Peter 退休,酒莊轉由他兒子接掌也如是。2013年,Peter因病去世,他兒子也在一年後緊隨父親而去,而一直支持Lehmann家族的Hess集團也決定把注意力放回美國,令酒莊的控制再起變動;酒莊的股份在2014年11月由Casella Wines全數購入,而新股東就是本文要說的第二個傳奇。
袋鼠酒標一炮而紅
Casella家族在1957年由意大利移民澳洲, 並在1965年開始種植葡萄,起初主要是把葡萄賣給大生產商,其後才轉型自行釀酒外銷。1990年代末,Casella Wines投資了新的生產設施,為了物盡其用,於是放眼拓展美國的市場。2001年,Casella Wines伙拍美國一家也是由家族運營的入口商William J. Deutsch&Sons,在美國推出數款俱是以豐富果味取勝,略帶甜味、丹寧柔順的酒;裝潢方面是簡單的袋鼠圖案酒標,以顏色分辨不同的葡萄種類,結果市場反應熱烈,大受歡迎,Yellow Tail這品牌一炮而紅。
Casella Wines的傳奇性在於它的崛起速度;在2001年首度推出市場時,Yellow Tail的年銷量已達112,000箱(1箱12支),至2005年,年總銷量已跳升至750萬箱,增幅之大,相信Casella家族也始料不及。但之後升勢持續,至2013年10月,Yellow Tail已一共生產了十億瓶,而公司估計,全球每天會喝掉超過250萬瓶 Yellow Tail,其火箭般的銷量上升速度,可真是令人瞠目結舌!除了以上的數字外,Yellow Tail也曾取得美國當年第一大進口葡萄酒和第一大銷量的紅酒等稱號。
現在以上的兩個傳奇合而為一會否誕生第三個傳奇呢?則尚需拭目以待了!
My Choice:「窮人」Grange 陳年具潛力
今次介紹三支各有特色的酒;一支是由德國釀製Riesling甜酒聞名天下的釀酒師在澳洲釀製的乾白;一支是一個瑞士釀酒師在機緣巧合下在新西蘭所創立的酒莊所出產的單一葡萄園佳釀;而最後一支是一般人在酒推出市場後便會很快喝掉,但實際上卻是非常有潛力、陳年後令人讚歎不已的澳洲紅酒。
Kanta Riesling Egon Müller 2009
淺黄色的酒液通透清澈,有清新的青檸和西芹的味道,明顯的礦物味中夾雜一點電油的氣味。喝在口中,起初味道比較單調及封閉,果味主要是青檸和西柚,再加上西柚特有的苦澀味,非常高的酸度,整體雖不錯,但那在口中不散的微苦味非筆者所好。在杯中放了一段時間後, 濃濃的成熟杏子和清新的蜜糖味開始散發出來,帶出甜潤的感覺,中和了原先的苦澀味。 這是一支需要時間開展的酒,不要急喝,先淺嘗然後讓它在杯中慢慢顯現真身。(OneRedDot代理,HK$280,查詢: 2408 9285 Harrison Tang)
Fromm Clayvin Vineyard Pinot Noir 2011
Clayvin葡萄園的名字源於它的黏土土壤,從這園所產的葡萄釀成的酒有豐腴的酒體和誘人的柔順質感。中度的紅寶石色,看來晶瑩悅目。成熟的黑櫻桃和黑莓的味道在杯中躍出,令人忍不住馬上便要呷一口。充沛的果味充塞在口中,和柔和的丹寧及中高的酸度配合得恰到好處。絲絨般的口感令豐腴的酒體不覺得厚重,微量的辛辣味道猶如適量的鹽花起到提鮮的作用,難怪這酒莊的Pinot Noir在國際上很快便得到重視。(Watson's Wine有售,HK$498,查詢:2606 8828)
Penfolds Bin 389 Cabernet Shiraz 1996
一般的Bin 389,在市面上並不難找到,但蘊藏了二十年的Bin 389,相信不會有很多人試過,介紹這酒是讓讀者們認識到這酒可以陳年。這酒的別號是「窮人的Grange」,「窮人」, 因它價錢並不昂貴,「Grange」是指它的品質有濃厚的Grange影子。這支酒來自筆者的珍藏, 最近決定享用它。瓶塞一拿掉,濃濃的香味便一層一層地展現,包括必先經年月的洗煉才出現的香味,令人沉醉。(新年份的Bin 389在各大酒舖有售,約 HK$400)
原文刊於明報OL網《今日副刊》,2016年6月8日
返回列表
Text : 劉信全, MBA, AIWS & WSET Certified Educator
8 Jun 2016
提交配搭

Ca' Del Grevino Pinot Noir 2011

Mushroom Alfredo Pasta

Our 2011 Pinot Noir is produced from fruit sourced . . .


Today Event - 12月13日

Copyright © 2013-2018 Openwines Limit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條款細則 | 聯絡我們